【書室手記】思維的刷新——門壞了,用筷子可以修好嗎?

文: Grace

舊方法不管用

八月三號上午,我通知行政部同工Karen,書室的推門壞了;她嘗試像以往幾次一樣用電鑽把螺絲擰緊,但這次不管用了。

中午時分Karen和Sarah一起來書室把門拆下,嘗試尋找新的解決方案,不過,最後還是需要找個專業的來。我暫時把門搬去角落,尋思著到底是要用一塊布,還是一塊板,將工作台和收銀處的界限畫出來。但是布匹和木板我都沒有,於是改成放個箱子當障礙物,至少客人逛著逛著不會直接逛到工作台。後來由於箱子影響美觀就作罷了。就在我轉身去洗手的時候,水龍頭的手把也掉下來了,好在裝回去之後還能用,但手把還是有點鬆,遲早還是得找人修。

勞牧師: 門怎麼不見了?

那天下午,勞牧師正好來書室辦公,問道:「這門怎麽不見了?」

我回答:「門壞了,有嘗試修,但沒修好。拆下的門暫時放到旁邊去了。」

勞牧師又問:「那這樣可以嗎?」 他的表情似乎傳達出修門的緊迫性,而那也是我的心聲。

我說:「這個……這沒有門,的確是不大好,不過已經報告給行政部了,應該……會盡快找人來修吧。」説真的,我當時心裏特沒底,修門不像換燈泡,不是哪個同工都會啊,可能得請外面的人來修。

隔天早上上班時,我經過這應該有一扇門卻沒有門的地方,搖了搖頭,告訴自己要忍耐,這才是門壞掉的第二天呢。差不多一個小時後,我看到同工雙僑出現在福音廣場,見他提著工具箱直走到書室,我說:「Hello,雙僑,你怎麽突然從使命中心來福音廣場呀?你這架勢……是要來……修門……的嗎?」

「對啊。」

「你怎麽知道書室的門壞了?」

「Patrick告訴我的,也是他安排我來的。」

「可是門昨天剛壞的,今天就來修,這……這簡直神速啊,真的太感謝你了。」

「不會啦,這有什麽。」

救星神速出現

「我跟你說,昨天勞牧師問我話,我還發愁這門什麽時候才有人來修,結果今天你就出現了。這真是超乎所求所想啊。這門真能修好嗎?曾經有不同的人來修過,但總是好了三四個月又壞了。」

雙僑看了看門軸和螺絲孔,又提了提拆下的門,似乎找到了問題的關鍵,「應該是可以修的。請問有一次性的筷子嗎?」

「有的。不過一次性筷子是要拿來修門嗎?我看壞掉的配件都是鐵製品呢。」

直到我看見一次性筷子的尺寸和那個螺絲孔脗合時,感嘆到原來是個人對事物的有限認識,限制了物品的使用方法啊。聖經上教導我們要各盡其職真是實在的呀。

「這個螺絲孔裡面已經空心了,這就是爲什麽之前把鬆掉的螺絲重新轉回去之後,過陣子門又掉下來。現在用一次性筷子把空心的地方填實了,螺絲釘就可以固定住。」

「原來如此。對了,書室的水龍頭手把也壞了,你能不能也幫忙看看?前陣子感覺手把有點滑,還以爲是錯覺,直到昨天它掉下來了。」

「好的,我等下一起看看。」

只見他三下五除二,很快就把水龍頭的手把修好了。以前我知道雙僑很會關心老人家,但那日我發現上帝不僅給了他熱心腸,也給了他一雙巧手。他修完東西就匆匆趕回使命中心了。我看到修好的門和水龍頭,心裏充滿感恩。我拿起電話打給Patrick表示感謝。

恩賜的配搭

這次的修門事件刷新了我對一些事情的看法,也鼓勵我繼續在目前的工作崗位上嘗試新的服事方式。如果筷子可以用來修門,那麽我所接觸的這些書籍有可能是一劑心靈良藥,也有可能是一個屬靈的指南針,關鍵在於我是否有一雙慧眼識別出它們更深層的功用。

同工們的支援都不是理所當然的,都是他們願意擺上的第二里路。我們所身處的工作環境、服事的果效,工作得以順利進行都少不了其他同工們的參與。主啊,我們所有的才幹都是你所賜的,甚願我們「各人要照著所得的恩賜彼此服事,做神諸般恩賜的好管家。」(彼得前書4: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