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寫我情心】蔡銓棠:我唸神學的困難與試煉

「牧師,我想對《聖經》有更多的認識,有甚麽地方我可以去學習的嗎?請你介紹一下。」就好像很多初信的基督徒一樣,心裡火熱很希望對神有進一步的認識。那時候不太知道甚麽是神學院,也不知道唸神學是甚麽回事,更沒有神的呼召,只抱著一顆很單純的心,就是想多認識神的話語。

對換夫妻角色起衝突

我在1987年從香港來到紐約市與太太團聚,翌年在一所大學唸書,認識一位同是來自香港的基督徒女同學,她開始向我和我太太傳福音,但整整十六年我也沒有理會她;我太太是天主教的, 當然也不聽她的。當我們有了第二名孩子而我又選擇留在家裡照顧孩子時,家庭問題就開始浮現了。夫妻角色的對換並沒有想像中那麽容易妥協, 對孩子的管教也無法一致,各持己見、互不相讓,再加上親戚朋友幫倒忙,夫婦倆的關係變得非常不好。

我那位基督徒同學看見我的家庭問題愈來愈糟糕,便建議我們一起找她教會的牧師做輔導。經過數次的傾談,牧師邀請我們參加他們教會的退修會,因那一屆的主題剛巧是夫婦關係的建立,我們都參加了。在退修會中開始對神有些少認識,弟兄姊妹們的分享更令我很受感動,後來便開始去教會聚會。

受詩歌感動決志

我是在2004年才認識主耶穌和決志的。那年夏天,葛培理牧師在紐約市皇后區公園舉辦大型佈道會;同年的十一月感恩節,加拿大的孫約翰牧師在我所屬教會舉行佈道會,當我唱到一首詩歌的時候不知為甚麽的,眼淚就掉下來了。當晚就舉手決志,接受耶穌基督為我救主。

2005年聖誕節接受洗禮,06年初開始在教會的總務部事奉,07年去神學院唸道學碩士課程。

在神學院的第一個學期的感覺,真的是丈八金剛摸不着頭腦。在大學我主修電腦動畫,與神學完全沾不上一丁點兒關係,最主要是我自己信主的時間太短,對《聖經》認識不多。所以最初的一兩年都在不斷摸索,在錯誤中學習,考試成績不理想是意料中事。我太太並不支持我唸神學。她沒有反對但不支持,更沒有鼓勵、體諒。她埋怨我掉下孩子不管跑去上課,雖然我已經把晚飯做好才走的。

失去工作的掙扎

大概是在神學院的第三、四學年吧,我停學了。停了兩年。原因是我太太工作的公司被收購了,她失去了工作。她決定要去讀書深造,她憧憬着當她拿到一個亮麗的學位,便可以找到一份好工作。她考取了一所著名藝術學府,羅德島設計學院, 在那裡唸了兩年,拿了個碩士學位。但是,世事往往並不是如人所籌算的。她雖然擁有一個名校的學位,仍然無法找到一份心儀的工作。她不明白時裝設計這行業年齡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,無論你有多少年的工作經驗,上了年紀想找一份時裝設計師的工作談何容易。年青的設計師有衝勁、有活力、創作力強,最重要是沒有家庭顧慮、工資較低又可以隨時出國和加班。老一輩的,人工高手腳慢,接受不了新事物。

太太失業又去了讀書,家中的問題便接踵而來。首先當然是經濟問題了。一直以來太太是主要的收入來源,現在唯一的收入便是我教會的低微工資。

兒子患上抑鬱症

另一個最具殺傷力的問題卻悄悄地、意料不及地出現在我眼前。媽媽的離去和經濟情況突然轉差、踏入青春反叛期又驕生慣養的兒子開始逃學和自殘,醫生診斷他患上憂鬱症。憂鬱症?我從未面對過憂鬱症,一無所知,這真的令我束手無策。面對著巨大經濟壓力和患病的兒子,又不能找一份全職工作,因為每當兒子的學校來電説他在校内出了事,我便得立即趕到學校與輔導老師會面,或是把兒子接回家,或是把他送到特殊診所去。况且還有一位還在唸小學的弟弟要照顧。

感謝神! 因我過去的銀行信用歷史很好,所以可以跟信用卡公司以零利率免息借貸,每次只需付一點費用,多年以來都是這樣維持著生活。幸好兒子可以拿到政府的免費醫療保險,不然真的不敢想像。

好不容易太太畢業回來,但是家裡的問題不但沒減小,反而變得更糟糕。媽媽離開了兩年,兒子又對母親産生怨恨;太太找不到工作,情緒也比較煩躁焦慮,所以家裡的氣氛每天都是灰灰暗暗的,令人緊張得喘不過氣來。

太太回來後,我便返回神學院上課。因為在過去的日子經歷了神的恩典,學會了依靠神,更看到了神的憐憫和主權。另外,在神學院我得到需要的幫助、支持、鼓勵和久違了的喜樂。現在,我知道我是屬於神的,我知道神在我身上有祂的計劃。我讀神學不是為自己而是預備自己為主所用。

太太回來後找不到工作,便報讀另一門教授成人英語的碩士課程。不久,在朋友的勸導之下,在另外一所時裝理工學院修完了一門課,找到一份收入不錯的技術設計師的工作。但太太沒有放棄教英語的第二個碩士課程,一份全職工作加上一份全時間的碩士課程真的太忙了,所以她決定搬到學校附近居住方便上班上學,節省時間。

兒子的憂鬱症愈來愈嚴重。他不但自殘、吸煙,更開始濫藥,甚至吸食大麻。小弟弟因為哥哥的問題,加上父親的疏忽,也患上了憂鬱症和焦慮症。每當大兒子自己割自己和有自殺的念頭時,他會打電話叫救傷車;很快,屋子裡全是警察和急救人員。不一會,所有警察、醫療人員、父親和大兒子全都走光了,只剩下當時只有12歲的小弟弟一個人在家裡。美國法例規定,凡未滿18歳的未成年人父或母必須陪同到急症室。我別無選擇,只得留下所謂合法地獨留在家的小兒子。我當時多麼希望太太就在身邊!

神的恩典夠用

很感謝神,祂的恩典夠我用!2014年,神將我安放在「角聲」工作。這份工作是自從1996年以來第一份全職工作。感謝神,信心聖經神學院的教牧知道我的困難,先後兩次給了我總數接近七千美元的獎學金,我才可以順利唸完這個學位。雖然先後共花了九年時間,其間也經過不少困難試煉,但我學會了很多很多,不單只是神學的知識,更親身經歴了神的公義、憐憫、信實、恩慈和衪無盡的愛。學會了如何單單依靠祂

雖然在我面前仍有一大堆問題,但我不覺害怕;雖然太太仍然不願意搬回來,但我不覺得孤單,因我知道主基督就在我身邊,祂會帶領我保護我,祂不會撇下我為孤兒,我知道祂愛我。

(編按:現時銓堂弟兄與兒子Michael經常留在「角聲生命莊園」事奉,協助維修水電及開墾工程,並參加生命教練課程。)

神學畢業禮。
角聲禱告站事奉。
全副裝備處理莊園蜂巢。
清除雜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