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角聲使團」陳民煒Derrick:音樂燃亮我心

「角聲使團」於1994年成立,是角聲佈道團南加州分會屬下的音樂福音事工,至今已製作了17個專輯、130多首詩歌,很多膾炙人口的詩歌,如《因著信》、《如此認識我》、《全地至高是我主》等等,都成為教會崇拜、團契小組及佈道會經常選用的歌曲,帶給無論是信徒和非信徒很大的激勵、安慰和提醒。

「角聲使團」成員來自不同的背景,有著不同的性情,但都在同一條音樂事奉路上不斷成長,互相扶持;「角聲使團」團長兼創作歌手陳民煒(Derrick)在使團的日子裡,更經歷了性格上徹底的改變,認定了音樂事奉的方向。

與音樂的緣份

Derrick笑說自己從出生開始,便與音樂結下不解之緣,他說:「父母都是因為音樂而認識的,他們都喜歡唱粵曲,在粵劇社邂逅、拍拖。受到他們的影響,我自小已愛上音樂,特別是古典音樂,小時候聽《貝多芬第七交響曲》第二樂章時,會不停流下淚來,樂章旋律很簡單,但我好受感動。我在使團創作的詩歌,有些都是因受到感動而創作的,多年前和太太開車去加州滑雪勝地Mammoth Lakes,我不懂滑雪,而是到那裡行山欣賞景色,去到看見雪地、山巒和草木的宏偉時,深深感受到神創造的奇妙和莊麗,後來便創作了詩歌《因祢榮耀》。」

與Bill叔叔的相遇

聽到這裡,你可能像筆者一樣,以為Derrick是一個很感性的人,但原來他的過去的人生並不是這樣,他生命的改變,在信主及加入「角聲」之後才慢慢出現,他說:「媽咪信佛,她很用心研究佛學、看佛經,研究哲理。我未信主前很受她影響,凡事講求理性,對人並不熱情。那時全家第一個信主是二家姐,她信主後不停向我傳福音,但我都聽不入耳,覺得基督教道理不夠高深!回想起來,真的很羞愧!後來我去美國讀書,一位熱心的弟兄向我傳福音,雖然他不能說服我,但我卻被他的愛心和關懷所感動,終於排除萬難信了主,我真的很感激和尊敬他,他就是後來成為角聲南加州分會董事的唐伯佳,我稱他為Bill叔叔。」

信主後不久,Derrick有晚祈禱時深受感動,便求神給他有服事的機會,他說:「祈禱後一兩個星期,我跟家姐返教會,家姐參加敬拜隊,我又跟著一齊練歌,敬拜隊隊長可能見我唱得不錯,便歡迎我加入;後來教會為慶祝新堂落成舉行佈道會,我更有份上台獨唱詩歌,這是我人生第一次作為基督徒在台上獻唱,當時Bill叔叔在台下一直聽著,剛巧當時南加州角聲分會在一個華人商場的戶外廣場舉行佈道會,Bill叔叔便邀請我幫手唱歌,就這樣我便參與角聲的事奉;後來李偉強牧師看見我們這班年青人有唱歌的恩賜和事奉的熱誠,看見了異象,便成立角聲使團把我們組合起來。」

回想起來,Derrick也感到奇妙,看見神指引他事奉的方向,答允了他的禱告。「我很認同角聲創立的理念,就是透過服事社區作見證,身體力行傳福音,我們不是一開始便對人講福音,而是藉著行出來的愛心來感動人,這與我信主的經歷是一致的。」

對人產生熱情

這些年來,Derrick一直以義務身份參與「角聲使團」的事奉,在當中看到神充足的供應和恩典,亦改變了他本來對人冷漠的性格,他說:「我以前好講理性,有點兒自大,但角聲開展的事工是對人的事工,傳福音的對象是人,與我當時的性格正正相反;不過,這20多年,神不斷琢磨我,當我成為使團團長後,更愈來愈多機會與人接觸,對人的熱情和興趣亦慢慢增長起來,更懂得表達對人的關懷,脾氣不再像以前一樣了。記得有次在香港坐的士,司機播放古典音樂,我很感興趣,便與他談音樂,後來還送了一隻使團的音樂專輯CD給他,希望把音樂裡的福音信息傳給他。神透過事奉改變了我性格,改變了我生命,使我可以把職分做好。」

亂世中的盼望

Derrick說,「角聲使團」成立以來,本著一份使命,就是把音樂成為被主使用的工具,「我常跟新加入的成員說,我們很著重音樂的水準和創新,但更重視詩歌的信息能為主傳揚福音。近年我們恍如活在亂世當中,希望神更加使用我們,藉著音樂事工帶來祝福、安慰和盼望。因為即使在困難中,在神裡仍有足足充充的盼望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