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角聲檔案】疊湖營的承傳

「角聲」疊湖營事工(Camp Herald)於1990年成立,是「角聲」青少年事工的重要火車頭。疊湖營位於上州大熊山,毗鄰國家公園,風景秀麗,充滿靈氣;不少人在年青時參加夏令營信主,之後成為夏令營義工、輔導員,甚至成為「角聲」同工,薪火相傳服事年青人,經歷生命的改變。

護士出身的「角聲」董事會主席樂胡秋玲(Rachel),從第一屆夏令營起已經參與事奉,擔任駐場護士,一旦營友出現意外,便要即時作出通報和治理。這些年來,疊湖營已成了她第二個家,每年夏天都與家人來到營裡服事,以下是她的感恩回憶。

我和四個孩子的時光

第一年的夏令會,我已有份參與,當時常與疊湖營主任Tony Fung用床單去湖裡捉魚。湖水清澈,魚很多,但後來才發現要向政府領釣魚牌才可捕魚。我們通常在黃昏後行動,捉過翻車魚(Sunfish)和很多鮮魚。當時我3個年幼的孩子都跟著我去營會,大仔Thomas八歲,二仔Benjamin五歲,細仔Daniel一歲半,Daniel因為年紀較小,不能跟著其他營友參加所有的活動,差不多要全時間跟著我,我去哪裡也要帶著他。

我的父親是廚師,很愛補魚,但有次在湖裡捉魚時被魚鈎刺傷手指,要去附近醫院治理。父親懂得做北京烤鴨,即使營裡廚房設備甚為簡單,但他仍可以弄出很多美食來,烤鴨的香噴噴的味道令人難忘哦!

第一年舉行夏令營時,有位10歲的男孩營友由上格床上跌了下來,撞傷了嘴,我立即替他治理,男孩的父母都好諒解當時的情況,更讓兒子繼續留在營裡活動,之後所有上格床都安裝欄杆,防止意外發生。

周道輝醫生的禱告

第二年的夏令營,我懷了第四個孩子Esther,但懷孕兩個月時身體出現斑點,當時很擔心不能參與營會工作,我把情況告訴營會創辧人周道輝醫生,他為我的身體祈禱,後來狀況穩定下來,可以繼續和兒子在營會服事,很感恩。

第三年的夏令營,細女Esther六個月大了,也跟我們一起入營,但入營不久左眼便被蚊蟲咬了一大口,腫了一大塊;第二個星期,她的嘴巴又受細菌感染,痛得不能吃人奶,我擔心她會出現脫水,但感謝主,當時有兒科醫生來替她醫治,開了一些藥膏給她,減輕了痛楚;為了預防脫水,我用針筒把清水一滴一滴流入她的口裡,一切安頓好後,我便安心在營內工作,因為根據政府規定,營會舉行時,營內一定要有駐場護士,這個要求很嚴格,所以我一定要想盡辦法留守。

葉師母忠心事奉

葉牧師和師母經常參與營會服事年青人,葉師母身體有免疫系統毛病,經常要洗腎,但她事奉的態度令我非常敬佩,記得葉師母多次在營會舉辦期間,自行在簡陋的營內洗腎,之後便與葉牧師繼續工作,很感恩她一直都沒有受到感染,我很感謝她對主的委身和依靠。

疊湖營經常邀請CEF(Children Evangelical Fellowship)同工來分享福音,幫助營友認識耶穌和聽福音。Benjamin就是在營裡聽福音而信主,Daniel亦愛上營裡的生活和學習,長大後更成為夏令營輔導員,Thomas因為自閉症行為未能參與很多營會活動,但他很喜歡親近大自然,常常在集會和崇拜時一同唱詩讚美主。

承傳的見證

而現任角聲疊湖營事工主任甄嘉惠(Tim)是新一代年青領袖,他同樣在疊湖營裡經歷了成長,「疊湖營事工是一個承傳的見證,不少義工小時候都是由父母或家人帶來參加夏令營,長大後成為義工和輔導員。我哥哥多年前也在夏令營做過義工和輔導員,經常鼓勵我參加,但我當時要照顧患病的母親,所以不能參加,那段日子彷彿要與世隔絕,與外界疏離,但為了母親我是甘願這樣做的,只是少了與人相處,有時都會感到很孤單。後來母親身體好了,我在2017年開始參加夏令營,做過廚師和輔導員,當時的主任Justin充滿領導才華,對年青人事工很有負擔,我深受他的啟發,找到事工發展的方向和使命,好像在黑洞中找到繩索,把我拉出黑暗,我好希望把這份生命的喜悅與年青人分享,把使命延續下去。」

(謝謝您對「角聲」的支持,如對文章有任何回應及分享,歡迎電郵給我們:info@cchc.or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