與角聲跨步向前 丁翠雲

文:杜頓

角聲佈道團董事丁翠雲(Ellen)很喜歡分享自己曲折又感恩的見證,但最後的重點,都是放在如何在當中經歷神奇妙的帶領。

Ellen在2015年獲邀加入「角聲」董事會,至今擔任秘書長的職份,但早於1980,她已認識勞牧師了,她說:「我1979年在美國讀大學時信主,1980參加了紐約唐人街的中宣會(中華海外宣道會),當時中宣會創辧人史祈生牧師和師母(筆名滌然)寫了很多書,我看了這些書後,希望對信仰有更多的認識,於是便返中宣會,當時勞牧師在中宣會事奉,我剛信主未受浸,勞牧師是我慕道班的牧者,從那時起便認識了他。勞牧師是一位好牧者,記得有次他講道時感動流淚,說很想把福音傳到社區,但很多時候覺得教會像四堵牆,與外面世界分開了,他鼓勵弟兄姊妹要多服事社區,我也很受感動;受浸後,勞牧師便鼓勵我參與事奉,我參加了教會的英文班,為新移民服務,接觸和服事社區有需要的人,很有滿足感。」

帶著嬰兒加入角聲

當時勞牧師提出創立「角聲」的理念,希望教會弟兄姊妹一齊參與,Ellen便開始了對「角聲」的支持,「當時我已開始了工作,但覺得勞牧師辧角聲很有意思,於是便加入支持,大家逢星期六在唐人街聚會和團契,聚會的地方包括精華書樓、葉氏餐廳,後來轉到迦薩林街22號的辦公室,當時我已結婚,還帶著還是嬰孩的大仔,推著嬰兒車參加,大家關係好密切。當時角聲的同工很少,但很多弟兄姊妹願意以義工身份來幫手,在街頭派單張、擺服務站、做設計、畫漫畫、出通訊等等。」

製作首個廣播節目

Ellen說勞牧師很有創意,令「角聲」的事工從一開始就充滿驚喜,「角聲很願意創新,這是角聲最獨特的地方,而我亦願意接受新挑戰,當時我負責一個廣播節目,叫做《親子樂》,黃永祥弟兄做技術控制,我負責錄音,還改了一個藝名叫丁心,真好玩!我當時正懷孕,但好享受整個錄製的過程,《親子樂》是第一個角聲製作的電台節目,在收音機聽到自己的聲音,真的很感動呢!我從來沒有這方面的經驗,但好感恩有機會去嘗試。」

當年Ellen手抱的大仔,現在已成家立室,細仔亦在五月結婚,見證著角聲和兩個孩子的成長,Ellen對「角聲」的感情是深刻又獨特的,而說到加入「角聲」董事會,又是一次特別的經歷。

由新澤西到長島

Ellen大學畢業後在一間財務公司工作,由起初程式設計做到行政管理,一直都很穩定,但到了2013年,公司內部出現調動,她對新部門感到難以適應,正苦惱著如何是好時,有另一間銀行的招聘部邀請她加入工作,生活出現了新轉變,她說:「我在舊公司做了很長的時間,一直都想嘗試在其他公司工作,試驗一下自己的適應和生存能力,所以當這個機會出現時,我便答應去嘗試;不過,新公司位於長島,我住在新澤西,交通很不方便,而我又不擅長開車,於是在長島租屋方便上班;搬過來不久,勞牧師便邀請我加入角聲董事會,長島距離總部很近,可以方便開會見面。在長島工作時,我有機會練習開長途車,駕駛對我是一直是很困難的事,但我竟然克服了!疫情期間更可以開車探望住紐約的父母,真的很奇妙!更奇妙的是,後來新公司結束了長島的部門,我調回了新澤西工作,可以返回老家居住。神成就的事,遠超乎我的計劃和想像,是多麼的美好啊!」

事工跨越時空領域

身為「角聲」董事後,Ellen對「角聲」的發展有更多的了解,她說「角聲」經常面對經濟上的挑戰和難關,但每次都在最危急時收到支持者的大筆捐獻而渡過難關,令她和同工們都滿載感恩,更在當中看見人的卑微,神的偉大!而即使在疫情當中,也看到神的祝福,她說:「疫情期間角聲同工不能互相見面,但大眾傳播和眾同工們卻充滿創意,在去年38周年慶典採用嶄新的製作節目方式,令人耳目一新;疫情無阻角聲的工作,反而敞開了很多新領域,例如Eddy Farm和生命教練,生命教練原本是要面對面進行的,但改為視像授課後,跨越了時空地域的限制,三藩市及其他分會的同工和朋友都可以參與;現在董事開會都習慣用視像進行,每星期都為角聲的事工和同工們祈禱,凡事交託,彼此又緊扣在一起,感覺非常甜蜜。」

希望活在群體中

喜歡接受挑戰的Ellen,已為退休後的去向作思想上的準備和探索。她今年與「角聲」董事岑劉奕蓮(Susanna)參加生命教練課程,預備將來成為生命教練;她又很欣賞陳熾牧師在「角聲福音廣場」舉辦的社區專題講座,覺得非常專業,希望將來有機會參與。她說回顧自己的過去,便發現神的引領很奇妙,「我在香港讀書時有興趣做老師,當時柏立基師範學院都收了我,但我沒有去讀;來到美國,我在大學唸社會學,一心想做社工,誰不知卻入了軟體開發行業,我覺得神給我的道路是敞開的。展望未來,我希望可以活在群體中,接觸不同的人,服事社區,把福音傳開;我希望角聲會有更好的發展和傳承,令人想起角聲,就會想起好多新的意念,願意為別人服務,更看到背後的動力和愛心都是來自那位創造萬有的神。」